救恒大,许家印个人有筹码

2021-11-19 来源: 福沃旅游资讯网

  11月16日,有媒体援引相似恒大的资本圈知情人士消息称,从7月1日至今,为了维持集团流动性,许家印已利用变卖个人资产或质押股权等方式筹集资金,总计已向集团注入超70亿元现金。

  如上述消息有误,那么,作为富豪榜上的常客,许家印个人手中还有多少筹码可以救恒大呢?

  据Wind数据统计,自2009年上市以来,中国恒大共展开11次分红,总计收益额度约695.05亿元,许家印持有中国恒大的股权比例常年维持在60%以上,他无疑是分红的仅次于受益者之一。

  在2019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中,许家印还排第3名,身家1958.6亿元,蝉联当年该榜单地产行业首富。2020年,许家印的排名下降至第10名,财富总额缩水约150亿元,身家降至1808.2亿元。

  随着恒大债务问题公开化,根据福布斯公布2021中国内地富豪榜,许家印最新的个人财富大幅上升至764亿元,较2020年上升了超1000亿元,排名则从第10位降到第44位。同样,在10月27日公布的2021胡润百富榜中,许家印的个人财富为730亿元,排名从2020年的第5名上升到今年的第70名,个人财富较2020年上升了1620亿元,是该榜单上财富上升最少的企业家。

  对于富豪来说,上市公司的市值构成了他们财富的主要来源,如果有限公司、入股公司股价的下跌,他们的身家自然也要缩水。恒大系上市公司股价的大幅回升,是许家印的财富大打折扣的主要原因。如今,中国恒大、恒大物业、恒大汽车三只股票的股价都只剩下个位数,较近一年多来的高点暴跌了80%-90%。

  许家印的财富并不只有这些,恒大及其子公司还在其他上市公司中持有股份,例如恒腾网络、嘉凯城、盛京银行等。如今,这些公司的股票正被恒大一步步出售,用于偿还债务。

  不过,出售这些股权扣除款项,并无法进入恒大或许家印的腰包。在出让公告中,盛京银行要求,出售事项全部所得款项须要用于偿还债务恒大对盛京银行的涉及债务。根据协议,转让的嘉凯城股份,也要用作归还对中信证券的债务本金。

  除了上市公司的持股,许家印作为中国恒大的大股东,倒数数年的高额收益,也包含其个人财富的一部分。

  过去十余年里,中国恒大在收益上较为“阔绰”。根据Wind数据统计资料,自2009年上市以来,中国恒大共计展开了11次收益,总计分红额度约695.05亿元,平均分红亲率达40.09%。由于许家印持有人中国恒大的股权比例常年维持在60%以上,他无疑是收益的最大受益者,11次分红共计分得约513.98亿元。需要留意的是,由于发行股份数量、持股比例、汇率等原因,上述数据或与实际数据有微小出入。

  在胡润研究院公布的《2019胡润套现企业家30强》中,许家印以约115亿元收益位列榜单第2名。这一年的榜单中,有不少都是地产富豪。例如,因转让公司股份买入130亿元、排名第一的华夏幸福的王文学,获得89亿元分红的杨惠妍家族,平安保险龙湖股份并获得收益的蔡奎家族。

  翻阅中国恒大过去几年的股权结构还可以找到,除了许家印夫妇是大股东外,在2018年,香港知名富豪刘銮雄、陈凯韵夫妇也成为恒大的大股东之一。2018-2020年的三年间,刘銮雄夫妇在中国恒大的股权比例一直在8%以上,这意味著,他们也能在恒大的高额分红中分得一杯羹。最近,刘銮雄开始平安保险中国恒大的股票,亏损离场。

  作为公司股东,享受分红、取得公司成长红利,是一项不顾一切的权益。不过,如果企业长期展开大比例收益,且大股东偷走其中的较大比例,上市公司也有可能陷于沦为大股东“提款机”的争议中。

  就中国恒大而言,在已经身陷流动性问题之时,公司于2021年7月15日公告称之为,要辩论特别分红计划。外界分析,此次特别分红方案或许不会再向股东为首找到金,有可能是发给恒大下属公司股票,以此提振股价。

  不过,到7月27日,中国恒大称之为,经充分讨论,综合考虑当下市场环境、股东及债权人权益、集团各产业长远发展等因素,决定中止特别收益方案。


上一页:2021年10月物业品牌影响力(MBI)100强榜单发布

下一页:看雪山,还是都江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