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脸兵马俑 沈腾在《国家宝藏》找到了自己的“前世面孔”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20-12-15 来源: 福沃旅游资讯网


两千余年前的秦人建构了

亘古未有的奇迹

四十多年前的偶然找到

让今人幸运地亲眼见证

秦始皇嬴政的万世不朽之梦

昨晚

央视综艺频道播映的大热文博节目

《国家宝藏》第三季

迎来第二期“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专场”

小编这就带上你揭秘本期专场

台前幕后的故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坐落于西安临潼区秦陵以东,是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为基础,以秦始皇帝陵遗址公园为依托的一座大型遗址博物院。其中无与伦比的“地下军阵”秦兵马俑坑于1979年10月对外开放,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历经2200多年的秦始皇帝陵,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帝陵兵马俑,震惊世界的不只是数千件陶俑组成的庞大军团,在巍峨军阵与茂林封土背后,更是大秦帝国的象征。

三位国宝守护人登场演译“大秦故事”

两千余年前的秦人,建构了亘古未有的奇迹。四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找到,让今人有幸亲眼亲眼秦始皇嬴政的万世不朽之梦。为何跪射武士俑需要从8000多尊兵马俑中脱颖而出?除了严阵以待的大秦军团,地下世界里还埋藏着哪些有一点我们探索的秘密?既然已经确认了秦始皇陵的位置,为何至今还没展开挖出?这期节目为观众一一解答了疑惑。让人更为惊艳的是,《国家宝藏》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安排了三位影帝级的“国宝守护人”。他们中,作为跪射武士俑守护人的沈腾,不仅寻找了自己的“前世面孔”,还将在舞台上演译一位以血肉之躯护万里河山的秦代御手,娓娓道来浴血时代“与子同袍”的战友情谊。陈建斌演译汉高祖刘邦,借秦陵铜车马抒怀对始皇帝的景仰,效忠一位继往开来者所乘着“大一统的马车”呼啸前行的雄心与伟力。富大龙曾在《大秦帝国之纵横》中演活了霸气秦惠文王嬴驷,获封观众心中的“最佳秦王”,此番在《国家宝藏》中摇身一变为秦王嬴政,在他眼中,嬴政是一个充满理想的青春的君王,富大龙所城主的青铜仙鹤,就象征物了2200年前始皇编织的天国梦想里的美和浪漫。

兵马俑也有属于自己的“身份证”

早在节目开播之前,率先曝光的海报,竟然沈腾撞脸兵马俑的话题等攀上微博热侦。作为跪射武士俑守护人的沈腾不仅在节目中寻找了自己的“前世面孔”。沈腾守护的跪射武士俑头挽发髻,身披铠甲,持握弓箭的双手置放腰间,眼睛注视正前方,面容严肃。它是大秦帝国万千战士的缩影,正是这支军队,唱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战歌,构建了“吐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掌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的史诗级的大一统。节目中,来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文物摄影师赵震作为“今生故事”的讲述人,分享了他为将近8000殿内兵马俑办身份证的故事。

在被问及摄制兵马俑时的感觉时,赵震数度哽咽,他认为自己拥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每当透过镜头看着它们(兵马俑)的眼睛的时候,你能感受到他们的呼吸,那一刻车站在你面前的就不是陶俑了,而是祖先”,“有一天拍着拍着,我一抬头就看到一尊俑的脸上有指纹,那可是2200多年前制作兵马俑的工匠留下的指纹啊!当看见那种景象的时候,时间已经消失了,就在同一个位置,他刚刚离开,而我就踩在他的脚印上。”

国宝舞台上演古今技艺的承传沿袭

节目中,作为影视圈里的“皇帝专业户”的陈建斌化身汉高祖刘邦,讲述秦陵铜车马的“前世传奇”,率领观众回忆始皇帝銮驾的风采,再现秦始皇车队的宏大场面。秦始皇陵铜车马,作为秦始皇陵的代表性文物之一,是中国考古史上发掘出的体型仅次于、结构最简单、系驾关系最原始古代车马,对研究中国古代车马文化具备划时代的意义,被誉为“青铜之冠”。1980年出土历时八年时间,从最开始的三千多枚碎片复原成了今天的模样,为中国科技史、制度史等方面的研究获取了贵重的实物资料。

赳赳老秦不止有英雄血气

还有美和爱情

本期节目不仅邀了沈腾和陈建斌两位重量级演员,“国家宝藏弹幕里的男人”也来了。富大龙在《国家宝藏》中摇身一变为秦始皇嬴,以鹤为喻,讲述昔日同为质子的嬴政与燕国太子丹,在21年后命运截然相反的故事。古人讲事死如事生,为了将生前的一切复原到地下世界,除了生产了象征物卫戍部队的兵马俑之外,秦始皇的长眠之地也设计了象征宫廷苑囿的陪葬坑,富大龙守护的青铜水禽便是出自于这里——双脚于镂空云纹长方形青铜制踏板上,长曲颈下仲至地面作觅食状,喙中不含一铜质虫状物。翅端羽毛垂收于尾后,腿爪细长,爪趾与踏板连于一体。鹤体高大,造型细致,展现出的是鹤从水中抓到虫虾后尖喙离升水面的瞬间姿态。这件青铜鹤,体腔中空,向世人展现始皇的长生不老梦,更向千年之后的我们展现出当时的青铜冶金技术。

兵马俑未必是秦始皇最爱秦始皇帝陵有爱情的鹤翔九天,更有其身后心怀爱情的考古人。本期《国家宝藏》特别邀请到2009年-2019年秦始皇帝陵园考古考古工作的主持者张卫星,了解讲解国宝背后的故事。

“你坚信兵马俑不会复活吗?”面对这个发问,张卫星同样给出了极尽浪漫的回答:“不仅兵马俑会复活,整个陵园中的一切都会在秦始皇的世界里复活起来。”

节目中,他带给了一个政治宣传大众理解的解读——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对于始皇和帝陵的印象,都是兵马俑的气质,但从秦陵的设计来看,兵马俑对于秦始皇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祖先留给的兵马俑 其实如同路标

对于今人而言,秦始皇帝陵不仅是一个考古遗迹,更是集技术、艺术和思想观念于一体的产物。本期节目中,航空工业西飞技术发展办公室主任郑炜将作为铜车马的今生故事描写人,传达今人当如何沿袭这份“尽精微,致广大”的精神——被称作“青铜之硕大”的铜车马,象征物着大一统之下人民创造力和发展力的高超,今天,在距离铜车马出土地严重不足30公里的地方,大型运输机运-20在航空领域齐心协力下,同样演绎着国人凝聚心血攻坚克难的坚定信念。正如赵震所说:“秦人虽然已经消失,但他们化作泥土,成为了承托我们双脚的土地。他们可谓的血脉,依然在你我的身体里奔流着。祖先给我们留给的兵马俑,其实就是我们的路标,当我们回望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家的方向,当我们前行的时候,它又在提醒着我们,我们是谁,我们要成为谁。”

(来源:西部网、西安发布)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讨厌

原标题:《撞脸兵马俑 沈腾在《国家宝藏》找到了自己的“前世面孔”》

阅读原文

六王毕,四海一两千余年前的秦人创造了亘古未有的奇迹四十多年前的偶然发现让今人幸运地亲眼亲眼秦始皇嬴政的万世不朽之梦昨晚央视综艺频道播映的大热文博节目《国家宝藏》第三季迎来第二期“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专场”小编成这就带上你揭露本期专场台前幕后的故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坐落于西安临潼区秦陵以东,是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为基础,以秦始皇帝陵遗址公园为相结合的一座大型遗址博物院。其中无与伦比的“地下军阵”秦兵马俑坑于1979年10月对外开放,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历经2200多年的秦始皇帝陵,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帝陵兵马俑,震惊世界的不只是数千件陶俑组成的可观军团,在巍峨军阵与茂林封土背后,更是大秦帝国的象征物。三位国宝守护人登场演译“大秦故事”两千余年前的秦人,创造了亘古未有的奇迹。四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找到,让今人有幸亲眼亲眼秦始皇嬴政的万世不朽之梦。为何跪射武士俑能够从8000多尊兵马俑中脱颖而出?除了严阵以待的大秦军团,地下世界里还埋藏着哪些有一点我们探寻的秘密?既然已经确定了秦始皇陵的位置,为何至今还没展开挖掘?这期节目为观众一一答案了疑惑。让人更为惊喜的是,《国家宝藏》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决定了三位影帝级的“国宝守护人”。他们中,作为跪射武士俑守护人的沈腾,不仅寻找了自己的“前世面孔”,还将在舞台上演绎一位以血肉之躯护万里河山的秦代御手,娓娓道来浴血时代“与子同袍”的战友情谊。陈建斌演绎汉高祖刘邦,借秦陵铜车马抒怀对始皇帝的景仰,宣誓一位继往开来者所乘着“大一统的马车”呼啸前行的雄心与伟力。富大龙曾在《大秦帝国之交错》中演活了霸气秦惠文王嬴驷,获封观众心中的“最佳秦王”,此番在《国家宝藏》中摇身一变为秦王嬴政,在他眼中,嬴政是一个充满著理想的青春的君王,富大龙所城主的青铜仙鹤,就象征了2200年前始皇编织的天国梦想里的美和爱情。兵马俑也有属于自己的“身份证”早在节目播出之前,率先曝光的海报,就让沈腾撞脸兵马俑的话题等攀上微博热侦。作为跪射武士俑守护人的沈腾不仅在节目中找到了自己的“前世面孔”。沈腾城主的跪射武士俑头挽发髻,头戴铠甲,持握弓箭的双手置于腰间,眼睛身旁正前方,面容坦率。它是大秦帝国万千战士的缩影,正是这支军队,唱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战歌,构建了“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掌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的史诗级的大一统。节目中,来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文物摄影师赵震作为“今生故事”的讲述人,分享了他为将近8000尊兵马俑办身份证的故事。在被问及拍摄兵马俑时的感受时,赵震数度哽咽,他认为自己拥有全世界最篮的工作——“每当透过镜头看着它们(兵马俑)的眼睛的时候,你能感受到他们的排便,那一刻车站在你面前的就不是陶俑了,而是祖先”,“有一天拍着拍着,我一抬头就看到一尊俑的脸上有指纹,那可是2200多年前制作兵马俑的工匠留下来的指纹啊!当看见那种景象的时候,时间已经消失了,就在同一个位置,他刚刚离开了,而我就摔在他的脚印上。”国宝舞台首演古今技艺的传承沿袭节目中,作为影视圈里的“皇帝专业户”的陈建斌化身汉高祖刘邦,讲述秦陵铜车马的“前世传奇”,带领观众回忆始皇帝銮驾的风采,重现秦始皇车队的宏伟场面。秦始皇陵铜车马,作为秦始皇陵的代表性文物之一,是中国考古史上出土的体型仅次于、结构最简单、系驾关系最原始古代车马,对研究中国古代车马文化具备划时代的意义,被誉为“青铜之硕大”。1980年发掘出历时八年时间,从最开始的三千多枚碎片复原出了今天的模样,为中国科技史、制度史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赳赳老秦好比有英雄血气还有美和浪漫本期节目不仅邀了沈腾和陈建斌两位重量级演员,“国家宝藏弹幕里的男人”也来了。富大龙在《国家宝藏》中摇身一变为秦始皇嬴,以鹤为喻,描写昔日同为质子的嬴政与燕国太子丹,在21年后命运截然忽略的故事。古人谈事死如事生,为了将生前的一切复原到地下世界,除了制造了象征卫戍部队的兵马俑之外,秦始皇的长眠之地也设计了象征物宫廷苑囿的陪葬坑,富大龙守护的青铜水禽乃是出自于这里——双脚于镂空云纹长方形青铜制踏板上,长曲颈下仲至地面不作捕食状,喙中含一铜质虫状物。翅端羽毛垂收于尾后,腿爪细长,爪趾与踏板连于一体。鹤体矮小,造型细致,展现出的是鹤从水中捉到虫虾后尖喙离升水面的瞬间姿态。这件青铜鹤,体腔中空,向世人展现出始皇的长生不老梦,更向千年之后的我们展现当时的青铜冶炼技术。兵马俑未必是秦始皇最爱秦始皇帝陵有浪漫的鹤翔九天,更有其身后心怀浪漫的考古人。本期《国家宝藏》特别邀请到2009年-2019年秦始皇帝陵园考古考古工作的主持者张卫星,深入介绍国宝背后的故事。“你相信兵马俑不会复活吗?”面临这个发问,张卫星同样给出了极尽浪漫的问:“不仅兵马俑不会复活,整个陵园中的一切都会在秦始皇的世界里复活起来。”节目中,他带来了一个颠覆大众理解的解读——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对于始皇和帝陵的印象,都是兵马俑的气质,但从秦陵的设计来看,兵马俑对于秦始皇而言并没那么最重要。祖先留给的兵马俑 其实如同路标对于今人而言,秦始皇帝陵不仅是一个考古遗迹,更是集技术、艺术和思想观念于一体的产物。本期节目中,航空工业西飞技术发展办公室主任郑炜将作为铜车马的今生故事讲述人,传达今人当如何沿袭这份“尽精微,致广大”的精神——被称为“青铜之冠”的铜车马,象征着大一统之下人民创造力和发展力的高超,今天,在距离铜车马出土地不足30公里的地方,大型运输机运-20在航空领域齐心协力下,同样诠释着国人汇聚心血攻坚克难的坚定信念。正如赵震所说:“秦人虽然已经消失,但他们化为泥土,沦为了支撑我们双脚的土地。他们造就的血脉,依然在你我的身体里流水着。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兵马俑,其实就是我们的路标,当我们回首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见家的方向,当我们前行的时候,它又在警告着我们,我们是谁,我们要成为谁。”(来源:西部网、西安发布)讨厌此内容的人还喜欢原标题:《撞脸兵马俑 沈腾在《国家宝藏》找到了自己的“前世面孔”》

上一页:秦始皇用“真人”烧制兵马俑?一尊破裂的兵马俑,说出了两千多年的真相!

下一页:神农架国家公园设擂“比武”18管护中心角逐首届劳动技能竞赛

相关阅读